退场条例 私教工会-教育部应强制私校设置退场基金

退场条例   私教工会:教育部应强制私校设置退场基金

立委柯志恩今(11)日举行「从私校退场条例看私校转型退场的下一步」公听会,教育部政务次长姚立德表示,教育部给予注册率偏低的私校辅助经费是考量这些学校的学生非常弱势,必须要被照顾。而私校工会则强调,教育部必须强制私校退场,校产归公,因为当年捐资兴学是捐给校方并非捐助私人,私校退场后不能再改办社福机构,必须强制私校设立退场基金,解决教师资遣等费用。

因应少子化,各校都在拉警报,高教工会理事长刘梅君表示,少子化仍应坚持办好教育,尤其教育部要推动招境外生,对于接受辅导的私校必须限定不得招收境外生,否则会被批评,境外招生是骗局,脸都会丢到国外去了。

大同大学校长何明国表示,因应少子化,该校準备把学校规模缩减到1200人,龙华科技大学校长葛自祥则表示,解决私校退场、转型问题,时间要越短、越快越好;退场也应该要普遍到公立学校。

优九联盟执行长崔文慧,目前,教育部把所有资源保留给公立大学,少子化冲击即将发生,教育部还不知道是要从前门或后门逃。高教产工会理事长刘梅君,私校停办后,校产应该归公,公私立大学也应该要一视平等,不正办学就应该立刻退场,怎幺可以给了三年、又给三年,原本应该退场,却让他继续观察。

而将来少子化后,就应该给孩子好好的栽培,教育部应该做的第一步就是先区别好苹果、烂苹果,私校校产并非属于私校董事会,而是社会资累积而成,学校停办就应该回归到退场基金。

台湾私教工会祕书长谌其骝表示,退场条例摊开来有「黑洞」问题了,私校的捐款来自民间捐助,学校停办后,把校产捐给其他私校或改为社会福机构,根本就是找「魔鬼」来办社福机构,根本应该解散董事会改派公益董事接管,再研商有无改转型或改办的可能性。

谌其骝认为,教育部根本没有去面对私校问题;他主张,教育部资源皆是公共,董事只是代社会监督,学校退场后,校产归入公共基金,五十亿应优先办理目前最缺乏保障的私校「关场员工」所需要的资遗费、失业救济金。

台湾私立学校教育产业工会副理事长陈秋莹指出,教育部曾指出到了2023年台湾会有50所学校退场,1.4万名老师失业,教育部要面对国家教育资源重新盘整的问题,建立周全的办学品质指标,建立关键性的指标,公私立都要进行退场。

前永达技术学院、现任树德科技大学唐国铭教授则表示,当初离开永达,王仁宏校长找他谈,希望挽留他,但他要求某位董事去职;但校长很为难的表示「那是我姊姊,怎幺让她去职?」但他表示,这名董事卖给学校一台投影机40万元、校园内的便利店居然可以卖香菸给学生;所以「董事不走,我就走」;他认为,私校法应先修法,因为董事会才是病根,教育部不修私校法,却订定退场转型条例根本是本末倒置,治标不治本的作法。对于退转条例第六条优先安置辅导教师,他认为「这都是打高空的幌子」。

将在今年2月退休的台北海洋科技大学通识中心讲师乔念平则爆料:「我们学校有400个身心障碍的学生,别的学校不敢收的,我们学校都敢收」他当着教育部政务次长姚立德的面呼吁,各校招生身障生一定要有医生开立的证明,因为学校把身障人当人头,身心障碍生的父母当然很高兴小孩等于有了可以安置四年的安亲班,甚至学生的作业都是老师帮忙「代写」,学费则由国家来出。

少子化海啸即将来袭,教育部準备了50亿元,準备因应安顿学生、老师,但这样经费够吗?乔念平表示,董事会根本没有人监督下,私校要弄钱太容易,董事会都是为了赚钱,他们学校在少子化下,竟然花贷款九亿盖运动游泳池,任由一百多间教室闲置一旁,他呼吁,教育部应该强制私校自存退场基金,并由教育部成立私校退场委员会,监督私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