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性婚姻维权第一案」宣告败诉

4月13日,「中国同性恋婚姻登记第一案」在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但法院在3个多小时的审理后,当庭判决原告孙文麟和同性恋人胡明亮败诉。孙文麟表示会继续上诉。

孙文麟和同性恋人胡明亮原本打算在2015年6月23日登记结婚,但到达芙蓉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时,却被对方以「只有一男一女才能结婚」为由拒绝。在经过几轮波折之后,孙文麟在2015年12月16日向芙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件在1月5日获得受理。案件的代理律师石伏龙当时说,作为中国第一个得以立案的同性婚姻登记案件,不管胜诉与否,都有历史意义。

4月13日败诉后,石伏龙对美联社表示他预计到会败诉,但没想到判决会来得这幺快,并称「这有违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精神」。他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中说,法庭应该正视同性恋者的权利,又声言:「赢得未来的一定是我们。」

法院判处原告败诉的理据是,根据《婚姻法》第二条、第五条以及《婚姻登记条例》,缔结婚姻关係的两人须为一男一女,而现行的法律中没有为同性恋登记婚姻做出规定,芙蓉区民政局只能依法律行事。这反驳了孙文麟起诉书中的最主要论点,即《婚姻法》中说明的「一夫一妻」并不就等同于「一男一女」。

庭审结束后,孙文麟与胡明亮手牵手走出法庭。BBC 报导指,有数百名支持者到法院外支持二人。而在法庭内,有近200人参加了旁听。

1月6日报导: 中国「同性婚姻维权第一案」成功立案

中国湖南省同性恋者孙文麟起诉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一案,于1月5日获芙蓉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孙文麟的代理律师石伏龙对澎湃新闻表示,据他了解,中国尚无同性恋者成功登记为合法夫妻的案例,孙文麟一案将成为中国「同性恋婚姻维权第一案」。

「不管是否胜诉,都应该载入历史。」孙文麟代理律师石伏龙表示。

2015年6月23日是孙文麟和男友相恋一週年的纪念日,两人决定在当天结为配偶。但当他们来到芙蓉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结婚登记时,却被对方以「只有一男一女才能结婚」为由拒绝。12月16日,孙文麟和代理律师石伏龙向芙蓉区人民法院提交起诉材料,请求判令芙蓉区民政局为其办理婚姻登记。

孙文麟表示,《婚姻法》原文并不是「一男一女」,而是「一夫一妻」。根据他的理解,「一夫一妻」不只包括一男一女,也包括男男、女女,「这样的法律才算是没有歧视的」。

代理律师石伏龙也表示,婚姻是人的基本权利,而同性恋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因此同性恋者的基本权利也应得到保障。他还指出,芙蓉区民政局拒绝为孙文麟办理结婚登记的做法涉嫌行政不作为。

虽然案件最终得到法院受理,但也经历不少波折。微信公众号「彩虹 Lawyers」指出,案件首名代理律师因遭律所阻拦而未能成功代理,法庭也险些拒收起诉材料。在立案期限内,孙文麟还收到了法院的补正材料通知书,要求他明确诉讼请求,因为婚姻登记是双方的事情,不应该他一个人来起诉。

曾有警察来到孙文麟和奶奶同住的家裏对他进行「教育」,向他灌输「传宗接代」和「工作」问题。孙文麟对此表示,「人的自由止于他人的自由,我不能接受他们把他们的价值观强加给我,更不能接受我作为一个守法公民纳税购买了警察的服务,却换来他们来找我谈话这样浪费警力的事情。」

中国尚未实现同性登记结婚,但已有女权活动者和同性伴侣举办婚礼,也有学者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有关同性恋权益的司法案件也陆续增加,包括导演範坡坡诉中国广电总局、大学生诉教育部等。

另一方面,同性无法登记结婚也产生了「形婚」问题。致力于同志研究的学者张北川曾估计,80%的中国男同性恋者会进入婚姻或已在婚内,而中国同妻(男同性恋的妻子)数量在1000万以上。近日出版的《周恩来的秘密情感世界》一书,更指出中国前总理、与邓颖超结婚的周恩来可能是一名同性恋者,令中国同性恋群体「形婚」问题再次引发关注。

本文获端传媒授权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